手机商桥

扫码下载 商桥APP

行业商机 一手掌握

会员登录

还不是会员? 立即注册

英特尔与它失去的十年

2017年08月09日 09:16:17  来源:科技新知  

首页资讯厂商动态

  从1968年创立,到今天马上攒够半个世纪历史的英特尔,已经主导整个半导体行业40年的发展轨迹。但是现在,接二连三的负面消息,让人感到这家公司有点危机四伏、老气横秋了。

  最近,英特尔第二季度财报也出来了!业界发酵的很厉害。

  147.63亿美元的营收比预计的144亿美元要高出9%,英特尔的股价也跟着上升了4%。科再奇这时候应该带着自己重组的大杂烩高层好好庆祝一番,可惜那边三星也发第二季度财报了。

  三星的财报显示营收达到了61万亿韩元,折算美元已经超过了550亿美元。而与英特尔共属同一领域的半导体业务,营收也有17.58万亿韩元,折合下来达到了158亿美金!超了英特尔10亿美金。

  6月初三星公关放出来的“三星超越英特尔,成半导体行业新霸主”,一不小心就成真了。

  好吧!英特尔不是面向C端市场的,科再奇完全可以不care这些。但财报里另外几个数字就危险了!

  147.63亿美元营收净利润只有28.8亿美元,这跟英特尔动辄6成的利润率相比,差了50个亿,还是美金。

  当然,英特尔从2014年就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最近的大手笔支出150亿美金用于并购Mobileye。现在净利润太低完全是在布局未来!可是放在三星半导体70多亿美元的净利润面前,差距实在是太明显。

  一个致命问题在于,本季英特尔营收上涨,基本依赖于PC芯片业务火爆。而PC芯片业务营收占了英特尔总营收的60%。

  而英特尔PC芯片业务火爆的核心原因在于,去年10月份到今年1月份期间,发布并上市了全新Kaby Lake架构的Core i5/i7系列处理器。

  目前苹果、联想、惠普等公司的新款电脑,采用的都是这一系列芯片,所以业务才突然火爆。但是从今年3月份到今天,英特尔的竞争对手AMD,发布并上市了性能更好、价格更低的Zen核心R3/5/7系列处理器。

  目前AMD的R3/5/7系列已经全面围剿了英特尔现有的所有CPU芯片。市场反应现在也更偏向于AMD。英特尔的“i9牙膏”还在慢慢挤,等到今年年底时,英特尔的PC芯片业务很不乐观。

  明年英特尔的业绩靠什么支撑?难道靠还在挤牙膏的Optane内存闪存吗?还是说坐实了iPhone8会全部采用英特尔的基带,然后让英特尔还在同步缩紧亏损的整个移动通讯部门,撑起明年的财报?

  此外,2010年的时候,英特尔还占据整个半导体芯片市场80%多的份额,到2016年第二季度,IHS的数据报告显示,英特尔的份额仅剩下14.7%!这些年,英特尔都错失了什么?

  衰退其实从2006年,英特尔新上任的CEO欧德宁拒绝为苹果专门研发ARM移动芯片时,就已经埋下了伏笔。那时候英特尔的strongARM可是世界上最好的ARM芯片,但是转手就卖给marvel了。

  大概算一下,英特尔已经昏沉了整整10年的时间,这十年的宝贵时间到底是怎么失去的呢?


intel5.jpg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英特尔失去的十年,正好是一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但其实,英特尔很早就开始布局移动互联网产品,并且在移动PC与智能手机两个方向都有布局。

  1998年,英特尔就从DEC手里买下了strongARM,布局智能手机掌上电脑产品。那时候英特尔的竞争对手威盛的子公司HTC刚刚成立不到一年,已经跟微软合作研发出了掌上电脑Kangaroo,到5月份更是实现了量产。

  英特尔的眼光看起来很毒啊!一把抓住了智能手机、嵌入式市场、移动PC几个大市场,并且上手做的都是从CPU到芯片组到OEM的大业务!但是却赶了个早集。

  1998年英特尔也发生了一个大事——那年安迪·格鲁夫年满63岁,按照前人留下的惯例,必须要辞去CEO职务,让贤给克瑞格·贝瑞特。

  格鲁夫可是英特尔的灵魂人物,一手开创了I英特尔的计算机CPU业务,在此之前英特尔一直做的是存储芯片业务,但被日企后来居上了。

  整个90年代,格鲁夫又主导了英特尔的高端芯片Pentium业务线的立项研发,立下了CPU主频发展时间表,创造了Tic-Tok的挤牙膏模式来稳定市场营收,通过一系列强势营销、半导体制造先进制程研发,使得英特尔成为现在首屈一指的半导体霸主。

  英特尔的每一届CEO都有一个政绩包袱——都要为公司开创一项全新的支柱业务才算合格。所以新人上任,必须大刀阔斧的改革,增添新业务。不然新的支柱业务怎么来?

  贝瑞特一点都不客气,看到合作伙伴Rambus的技术不靠谱,就立马把董事长格鲁夫留下的RDRAM高端PC业务给停了。然后抽出来精力,大建晶圆制造厂研发先进制程,进军网络设备制造领域,立项研发电信设备技术,开创数据中心、计算中心等服务器业务,还打开了嵌入式CPU市场……

  要知道那个年代正是半导体行业最低迷的时候:PC产品价格居高不下,整个市场不增反降,PC的应用领域也没有任何突破,有能力的消费者也不愿意更新自己的电脑。当时,IBM、摩托罗拉、飞利浦等一众CPU研发生产厂商,都在缩减规模,把产业链转到台湾代工,然后向软件、企业服务领域靠拢。

  英特尔却疯了似的大规模投入,整个市场的玩家都在观望。听到英特尔进军网络设备制造市场,更是集体嘲笑。

  但是等英特尔创造出全新的数据中心、计算中心业务之后, 英特尔开始在企业级市场里所有能装CPU的地方,装入CPU。而靠着格鲁夫的挤牙膏式的迭代,迅速打通了其他业务,业绩一年年稳定上升。连strongARM都是一直处于应力状态。

  所以到现在,就剩下英特尔等少数几个芯片研发企业活了下来。从1996年到2006年,一大批有潜力、有资本的芯片研发企业都挂了。

  而中国也在2000年半导体行业最虚弱的时候,适时的提出要打造“中国芯”。可惜那时候国内资本市场不发达,只能做梦。

  这时候,问题来了。

  贝瑞特已经是66岁了!不得不退休了。好不容易一手做起来的新业务,外部市场、内部管理都还不稳定,就得让别人管。这不就是最大的问题吗?

  现在英特尔的危机跟1999年时候的状况非常相似,不过不一样的是:那时候半导体芯片行业几乎只有PC芯片,现在智能手机芯片业务已经远超PC芯片行业,而英特尔一直拿不出一款主流的智能手机芯片。

 

  欧德宁错失末班车

 

  2005年,贝瑞特退休后接任英特尔CEO的是保罗·欧德宁。

  这个时候贝瑞特早已发现年龄的问题,并且对此也有一定不满。不然不会自己干到66岁,然后找了一个年轻的接任CEO。

  但受限于公司内老员工的资历,选的新CEO欧德宁年纪当时也有55岁了。而且选的时候生怕内部反水,找的欧德宁是内部最会做人的。

  1980年代,Intel内部两名员工因为事故丧生,欧德宁当时处理了这件事,并且表现的很悲痛很负责,没有任何机械冷冰的态度,使其在Intel内部口碑很好。

  不过欧德宁并不是硬件技术出身,属于英特尔内部培养的职业经理人。虽然欧德宁曾主导推进了8008芯片与IBM个人计算机的合作、Pentium高端处理器项目的立项推出两个功勋项目。但毕竟不是技术研发起家。

  欧德宁上任后,又延续了自己擅长的工作——推销合作。2005年当年就拿下了苹果电脑的订单,2006年还亲自去苹果发布会捧场!而在这之前,苹果使用的一直是IBM家的PowerPC架构芯片。

  更重要的是,苹果在移动PC——笔记本电脑——领域有着领先优势,无论软件功能体验还是产品设计续航,无人能比。英特尔当时已经断定,移动PC将会是一个热点市场。

  而且当时苹果还在顺着自己火爆的iPod业务,研发一款iPad产品,欧德宁有信心拿下这一业务。

  但欧德宁不得不面对英特尔业务散乱的问题。此前贝瑞特一口气创造了3条全新主业务,这些业务下边还有成百上千的小项目,下边各部门配合还未梳理清楚,某些业务之间的冲突很严重。

  例如:当时Intel的网络设备部门市场业务还很小,诸多产品研发业务推广需要依靠数据中心业务来推进,网络设备业务是否该独立?Intel一手拿着strongARM业务,一边在研发WiMax 3G电信技术,一边开展移动PC的CPU研发,这些业务面向客户时有竞争关系,同时内部都想整合3G技术,该如何配合?

  欧德宁此时必须下手将散乱联结的业务,梳理成互相分离的业务线。有些频繁引发内部矛盾的业务,该减就要减。例如strongARM业务。

  strongARM就是面向嵌入式、掌上电脑、智能手机市场推出的ARM核心CPU。这跟PC芯片部门,面向移动PC研发低功耗移动芯片产品的项目相抵触。

  而且英特尔的优势项目是研发X86架构芯片技术。strongARM显得很额外,而且当时没有多少营收贡献。整个嵌入式手机芯片市场还小的可怜,根本不成气候。就算未来智能手机火起来了,靠Intel的地位,分分钟把X86芯片推到手机市场,又不是不可以。

  所以,欧德宁很轻松的就做出决定:砍掉strongARM业务。

  这时候,乔布斯急了。反复找欧德宁商谈了几次,要求英特尔为其定制苹果iPad项目的ARM CPU,也就是后来的iPhone项目。

  但当时iPad刚刚立项,欧德宁估测至少得两年研发,到时候Intel X86架构的低功耗移动CPU也都研发出来了。我的技术这么成熟,换上不就得了?

  2006年,Intel还是把strongARM业务卖给了marvel。

  2007年,苹果iPhone发布。

  2008年,英特尔的Atom系列低功耗芯片发布。

  2010年,苹果iPad发布。

  新的智能手机产品跟欧德宁想象的根本不一样,采用的操作系统也是全新定制的,底层驱动更是需要全面定制优化,才能保证能耗比。跟英特尔的X86架构芯片根本无法匹配。

  更郁闷的是,英特尔到2010年iPad发布时,都还未看重智能手机市场,并坚持移动上网本才是未来。当时,Intel还在玩饥饿营销,Atom芯片根本买不到。最后威盛靠着C7、nano芯片在上网本市场火的一塌糊涂。

  英特尔连2009、2010两年短暂的上网本时代,都没赶上。不是英特尔没机会,而是没找到合作伙伴!

  在欧德宁时代,因为欧德宁本人并不是技术出身,为了平衡内部矛盾,不得不抛弃了广撒网、多捞鱼的战术。这使得英特尔没有贴紧一线市场需求,一心靠着谈判能力、独家合作、市场预测的“科学”模式,坐吃红利。

  最后,苹果转身就走,微软根本不操心,Google只是搭顺风车。逼得英特尔不得不自己组局,研发MeeGo、Tizen项目。错过了最好时机。

  各怀鬼胎,最终什么都给错付了。

  奥巴马最狠,一个政策市打得英特尔不吭声

  2005年欧德宁当上英特尔CEO之后,第一件事是跑去苹果WWDC站台,在2006年拿下了苹果全系列电脑的芯片订单。

  第二件事就是砍掉了ARM芯片业务,在2006年将XScale卖给了marvel,而XScale有着当时世界上最好的ARM芯片StrongARM。

  第三件事是组织研发WiMax技术,当时WiMax刚刚被提出来,被视为是PC行业的未来,移动办公的最好选择。

  那个时候微软被欧美两地的反垄断官司告得一身包,比尔·盖茨一边扶持苹果,一边找自己亲妈帮忙,一边降低罪魁祸首Windows系统在微软的地位。

  Windows都已经被盖茨划到了自生自灭的地位,而苹果在当时计算机领域正在全力以赴、焕发第二春,再加上iPod风靡全球,所以欧德宁没有死守Wintel联盟,找苹果合作也是合情合理。

  一开始,欧德宁还没把StrongARM业务卖掉,乔布斯还专门找到欧德宁,希望能定制ARM芯片,供苹果研发iPad也就是后来的iPhone。

  但是,不知道乔布斯有所隐瞒把iPad说成了iPod,还是业务目标本来就不一致——英特尔认为3G时代是移动PC、移动办公的时代,而乔布斯则断定是智能手机的时代。

  所以欧德宁认为iPad要用就用X86芯片,干嘛要用StrongARM?而乔布斯则不恭维X86的功耗。

  最后,欧德宁就把StrongARM业务卖了,乔布斯就继续沿用iPod的三星ARM芯片,做出了iPhone。

  2013年,欧德宁在自己的博客上回顾这一段往事,表示“后悔”但不得已。

  等英特尔卖掉StrongARM之后,就将所有精力收回到X86芯片上,开始着力研发WiMax技术为计算机市场找未来。

  英特尔的进展非常神速,2007年就联合思科等一众连襟,将WiMax标准打进了国际电信联盟ITU,成为了新的3G标准。要知道ITU在1998年就关闭了3G标准提交通道,而WiMax标准在2002年才提出了基础设想,2005年才进行了可行性验证。

  毕竟ITU里边几乎所有会员公司都是英特尔的合作伙伴,想加一个标准不是很难。当然WiMax也确实是一个例外的技术,Intel也有理有据。

  但是2009年奥巴马上台了,随后奥巴马就抛出了《开放互联网法案》,里边规定了电信运营商不能控制流量信道提供定向服务,而WiMax技术就是通过电信运营商为企业客户提供定向的流量服务的!

  正好,2000年左右微软的世纪反垄断大案给英特尔种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同时,Intel又是一个集晶圆制造、芯片设计、主板设计、服务器、数据中心、计算中心等等各种计算机业务于一身的巨无霸。如果被政府抓住以反垄断说事,免不了分分钟被拆分的命运。

  2009年,AMD活不下去了,欧盟也顺势找英特尔的茬。于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AMD迅速跑到欧盟起诉英特尔侵权,英特尔立马应下,没几天的功夫就握手言和。11月份英特尔“赔”了AMD14.5亿美元。

  AMD及员工当年过了一个安安稳稳的好年!

  所以面对奥巴马的《开放互联网法案》,虽然当中诸多条款不合理,但欧德宁领导的英特尔还是特别软蛋,2010年一开年就把WiMax项目停了。跟着又收购了英飞凌,来发展3G业务。

  没了英特尔主导了WiMax立马倒下,强烈支持英特尔的加拿大北电2011年就因此倒闭,美国朗讯也过不下去被阿尔卡特收了,一众小型创业公司没办法转向与中国移动的TDSCDMA合作,因为WiMax跟TDSCDMA都是时分多址技术,诸多基础技术设备可以通用。更别提日韩台的一众支持者……

  然后到今天,欧德宁坚持的移动PC时代夭折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没能赶上。还把一帮小弟坑死。

  2012年,欧德宁宣布次年退休。

  2013年,欧德宁正式退休了!

  谈判专家欧德宁总觉得英特尔是巨无霸,什么事都可以慢悠悠的来,不能着急一急则乱,什么都能补救。

  可是最后。什么都赶不上了。

 

  结语:

 

  现在担当英特尔CEO的是布莱恩·科兹安尼克,也就是科再奇。科再奇在英特尔2000年的芯片制程危机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属于技术大拿。年龄也更年轻,2013年升任CEO时才52岁!但让他来解决现在英特尔所面对的危机,加速补足业务上的缺陷,也并不容易。

  业务窟窿那么大,两三年的时间也不够用啊!

  现在看起来Intel面向未来的业务布局还是不错的。虽然这跟英特尔在2010年之前的布局没啥区别,但至少科再奇不像欧德宁那么摇摆。而且特朗普也已经上台,《开放互联网条例》也正在翻案过程中。

  据说iPhone8要全部采用英特尔家的基带产品了!可惜英特尔的PC芯片业务又被AMD后院放火了,从PC芯片业务来看,这又是1999年危机的重演。可是在半导体制程技术走入末路,摩尔定律连摩尔本人天天住实验室都无法给出出路的时候,英特尔还能用5年的时间,重新在PC芯片业务上翻盘吗?



声明:本栏目发表或转载的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厂商跃跃欲试 虚拟现实领域酝酿芯片争夺战

  • 线下渠道能帮小米华为提升销量和品牌吗?

卡西欧 EX-FR100 数码相机 云科易服云服务平台

成功加入收藏夹!

您可以 查看收藏夹

成功取消收藏

您可以 查看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