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还不是会员? 立即注册

互联网监管,放任自流的时代结束了

2017年06月19日 09:08:51  来源:国际商报  

首页资讯行业前瞻

   过去互联网公司倾向于“先做事,后合规”。但是,关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争论表明,早期互联网放任自流的自由时代已经结束了。随着科技巨头的服务深入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拥有数十亿用户和无限处理能力的互联网越发频繁地成为极端分子的工具。技术、政策、教育和人为监督相结合的“纵深防御”才能有效降低风险。

  英国在3个月内遭受了三次恐怖袭击,大量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建议随之涌现,包括增加警力、加重刑罚,以及赋予政府新的法律权力。然而有一种看法在欧洲和美国越来越流行,那就是互联网公司在为伊斯兰圣战主义者帮忙。人们指责谷歌和脸书等科技巨头对网上的暴力宣传视而不见,还有一些平台让恐怖分子得以在情报机构的监控范围之外通信。

  这种批评久已有之。人们还谴责科技公司一心逐利,放任假消息传播并包庇恶棍、偏执狂和网络骗子。过去,这些公司还被指控让人们得以逃避版权责任和传播儿童色情。

  在上述所有方面,政客们都要求科技巨头对网络上的问题承担更多责任。在一定范围内,他们的要求是合理的。

  自从有了数据网络,人们就利用它来危害他人。拥有数十亿用户和无限处理能力的互联网是所有网络中最强大的,必然会成为坏人作案的聚集地。

  这并不意味着网络应该受到过多监管。网络的开放特别重要,因为这可以产生“无许可”创新。任何人都可以面向全球用户发表文章、上传视频或发布软件。网络不受其他媒体公司所承担的责任的约束,这成为这一新兴产业的推动力。

  但科技公司需要呵护的日子早已过去。随着它们的服务深入到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线上活动对线下造成危害已经拥有更大的潜力。有Spotify之类的创新,就会有WannaCry这样的病毒。

  科技公司抱怨说,自己是新奇事物,又赚了大钱,很容易成为政客的攻击目标;有些政客似乎认为监管互联网是个解决仇恨言论等复杂社会问题的捷径。科技公司急于保护自身的特殊地位,强调在线招募恐怖分子只是恐怖威胁的一部分,而且它们只是平台而不是出版商,不可能监控一切。

  然而只要它们愿意,这些科技公司还是可以采取行动的。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在其大揭秘中暴露它们之前,科技公司一直在悄悄地帮助美国和英国的情报机构监视圣战分子。

  和车祸或网络攻击一样,绝对的安全是无法实现的。不过,将技术、政策、教育和人力监督结合起来的“纵深防御”法可以将风险和危害降至最低。



声明:本栏目发表或转载的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部分内容和图片转载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厂商跃跃欲试 虚拟现实领域酝酿芯片争夺战

  • 线下渠道能帮小米华为提升销量和品牌吗?

成功加入收藏夹!

您可以 查看收藏夹

成功取消收藏

您可以 查看收藏夹